奴隶性格

2015-3-16 20:12:00  430阅

人是生涯的奴隶。奴性用欺侮遮住人们的永昼,用血泪吞没了人们的长夜。
  从我降生之日到目前曾经有七千年了,但我所见到的只是征服的奴隶,以及用铁链锁着的囚犯。
  我走遍了全世界。在生涯的路途上,我阅历过黑暗与阴郁,从久居在窑洞里的人到往住在现代修建里的人我都见过。但至今我所看到的,只要被重负压弯了 的头颅,被铁链锁着的双手和跪在偶像面前的双膝。
  我跟着人们从巴比伦到巴黎,从尼尼微到纽约。四处我都看见砂地上足印的旁边有枷锁的陈迹,丛林和溪谷反复着年深月久的生生世世的嗟叹。
  我走进宫殿、黉舍和寺院,鹄立在宝座、讲台和祭坛的面前。在任何处我都看到:工人是商人的奴隶,商人是武士的奴隶,武士是统治者的奴隶,统治者是 神甫的奴隶,神甫是偶像的奴隶,而偶像则是恶魔所变幻,是骷髅山上的鬼魂。
  我走进显贵们的府第,又走进贫贱者的茅屋。我到过装饰着象牙与黄金的华屋,也到过群集住绝望的鬼魂与死神的斗室。我看见婴儿从小就养成了奴性,孩 子们一边识字,一边学着听从,小姑娘穿戴以温柔、柔和看成衬里的衣服,妇人们躺在辱没与听命的卧榻上。
  我和一辈又一辈的人们在一同,从刚果河走到幼发拉底河畔,到尼罗河口,到西奈群山,到雅典的广场,罗马的教堂,到君士但丁狭隘的小街,到伦敦一幢 幢巨大的楼房。我看见奴性老是和声誉、庄严齐头并进。我看见少年的男女们在祭坛上作为牺牲,奴性被尊视为神;斟上琼浆与喷鼻露,赞颂奴性为统治者;人们在奴 性的圣像前焚喷鼻,把他看成先知;在他面前下跪,奉他为清规戒律。在奴性差遣下,人们同室操戈,却把这行为称作喜欢国,人们在奴性的面前昂首,说奴性是神落下 大地的影子;人们服从奴性的愿望焚房子,毁村庄,却说这是对等和友好;人们竭馨悉数的精神和工夫,贡献给奴性,说这是财富和运营……
  奴性项目繁复,实质只要一个,它有很多方式,内部却持之以恒。奴性——这是自古就有的一种征兆多端的病症;孩子们从父辈那边把它和生命一同接受下 来;岁月把它播种在时代的泥土里,然后收成,就像在一年中的一个时节里收成另一时节的果实。
  这就是我碰到过的奇形怪状的奴性。
  盲目性——它把今日的生涯和曩昔父辈的生涯联络在一同;它迫使人们在心灵的传统面前垂下头;它使年青的身体充溢了陈腐的精力,把它们变作一座座只要 骨灰和腐物的坟墓。
  哑奴
分享至:
good 11

发表评论

文明评论,重在参与

暂无评论!

猜你喜欢

刷新 换一批

联系|服务|反馈|切换

联速科技 微信:KelinkSoft
©2015 Kelink CMS 粤ICP-13087322

Powered by Kelink.Com